现代护理网医院
合规问题频现 医疗服务企业IPO路在何方?
日期:2018-02-01 20:00    编辑:admin    来源:网络整理
合规问题频现 医疗服务企业IPO路在何方? 医药网1月31日讯最近,IPO成了医疗服务领域的关键词。在微医、健康160接连曝出启动IPO之际,中国平安1月29日晚发布公告称,已向香港联交所申请批准平安健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医药网1月31日讯 最近,IPO成了医疗服务领域的关键词。

 

  在微医、健康160接连曝出启动IPO之际,中国平安1月29日晚发布公告称,已向香港联交所申请批准平安健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即“平安好医生”)在主板分拆或独立上市,敲响了2018年互联网医疗服务商冲击上市的钟声。

 

  平安医疗板块投资方IDG资本医疗投资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透露:“平安医疗健康管理公司也计划在2019或2020年港股上市,新一轮融资7亿美元左右。因为其业务主要是管理医保,可拿到医疗数据并设计成保险产品卖给保险公司,所以成立时间不长但增长很快。”

 

  上市热潮也出现在传统医疗服务领域,如马化腾概念股希玛眼科近期上市并迎来热炒。不过,有精神病院上市第一股之称的康宁医院上市折戟,给连续IPO泼了一盆冷水,医疗服务企业能否上市、如何上市成为热议焦点。

 

  一直以来,以大投入、长周期、高门槛著称的医疗服务企业IPO失败不曾间断。个中原因,不只是因为IPO审核趋严,回扣、成本合法合规、医保控费等行业特性,注定医疗服务企业IPO之路并不顺利。

 

  医疗投资热潮

 

  从2017年底开始,互联网医疗服务商融资、冲刺上市的消息便不绝于耳,先后披露的有健康160重启A股IPO、微医正在进行内部IPO重组,随后就是平安好医生计划港股上市。

 

  作为互联网医疗创业大军的一员,健康之路董事郑楠认为,医改的推进促使医疗服务业态演变:“医疗投资生态中有很多是体制内资源,基于医药反腐、医药分家等改革,体制内的资源尤其是医生的收入结构发生很大变化,大家都有把资源从体制内溢出来的需求,给互联网医疗带来机会。”

 

  在此背景下,互联网医疗创业此起彼伏,也曾在2014年至2015年引爆一股热潮。时至今日,优质互联网医疗标的依旧深受资本青睐,康弘药业南区总监聂四江表示:“制药业在销售方面非常痛苦,政策的改变,给药品在医疗机构的销售策略带来障碍,通过互联网+让药品、服务与医疗机构对接。”

 

  几乎同时形成热潮的还有传统医疗服务领域的投融资、并购,传统医疗服务以公立医院为主体,集聚大量优质医疗资源,包括稀缺的医生资源,长期在医疗服务市场占据主导地位。

 

  这一领域的坚冰在近几年来也随着社会办医、公立医院改制、PPP等推动下逐渐融化。不过这一领域参与门槛很高,原先由华润、中信等央企主导,后来泰康人寿、阳光保险、中国人寿等险资也频频出手,现在则又有新的参与者加入。

 

  康臣药业医院投资部总经理胡永鹏表示不会参与PPP,参与企业医院改制也比较难。他说:“有一个特别大的问题是,公立医院院长还是倾向于大型国有企业,也为了避免国有资产流失、职工安置以及改制后的责任管理等问题。”

 

  民营医院的投资并购门槛相对低一些,但存在标的多、质量不高、品牌形象差等问题。阳普医疗医疗事业部总经理田柯指出:“项目、医院有很多,但怎么把优秀的管理人才、技术人才整合起来,还在摸索中。如果整合不了,再优秀的项目打包、上市估计都做不了。”

 

  而医疗服务行业的高门槛,使医疗投资形成一个圈子,圈子里,医院管理人才、投资人互相流动,各自摸着石头过河。最终出钱的投资人不一定了解医疗产业,医院管理背景的人才不一定懂投资。

 

  田柯就属于半路出家,他说:“我做医院管理出身,以为是在企业做了医院转制、PPP、并购几家医院之后让我来管理医院,结果发现还没有医院,就赶紧带着我的团队学习并购、考试。”

 

  胡永鹏也是类似:“我之前以为我是来管医院的,来了之后发现要投资、收购医院。我们看了公立、民营,大大小小的医院,最后决定产业链布局,下一步怎么走也在探索中。”

 

  投资人则需要医疗背景加持。安赐资本副总裁颜伟华直言:“我们对医疗投资比较谨慎,因为对医疗专业理解力不足,但整体看好医疗服务市场。”

 

  IPO的合规隐患

 

  跟风风火火的投资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医疗服务领域IPO成功案例不多。

 

  火石创造数据指出,2017年投资案例最多的细分领域为医疗服务,投资案例达353笔,占比37.28%。但2017年中国医疗健康产业47家企业成功IPO上市企业中,医疗服务企业仅有4家。

 

  久银控股总裁助理陈栋伟也指出,上市企业中有不少医疗企业,但真正独立IPO上市的只有爱尔眼科一家,慈铭体检、佳美口腔等都想上A股,最后不了了之。“加上这次寄予厚望的康宁医疗上市失败,我们都在疑惑,医疗企业是否还能独立上市。”

 

  企业上市失败的原因各有差异,但合规问题屡屡被提及。长江证券广州分公司总裁助理肖必杰指出,现在对上市企业盈利真实性,包括法务、税务等合法合规要求比较高,给医疗服务企业IPO造成比较大的困难。

 

  “药品供应在回扣问题上一抓一大把,回扣、合法合规很难做到位,造成现在医疗服务行业上市较难。另外就是关联交易,对大股东利益输送监管比较严格,这个要事先规避。”肖必杰说。

 

  田柯则回忆:“两年时间我们看了170家医院,最后因为价格、财务、法务法规、营销规范等问题,看上的不到五家。有一些医院是用预售款的模式,永远无法盈利。”

 

  医保控费也给医疗企业上市带来考验。颜伟华指出:“康宁上市失败的一个核心是医保占比在50%以上,现在社会资本办医都在申请进医保,如果持续提升这个比例,控费压力很大。不像眼科、口腔医院等很多都是自费项目。整体来说医疗需要用时间换空间,是可持续盈利的非周期行业,而不是暴利行业。这几年投资风吹得比较猛,大家要再等几年。”

 

  虽然问题重重,但标的的估值却未见下降。陈栋伟指出:“医疗项目很多质地不是特别好,但是估值却非常高,很多民营医院的PE值已超过20倍甚至更高,有的形成一、二级市场倒挂现象,给投资人造成很大疑惑。”

 

  • 本类最新
  • 时尚
  • 新闻
  • 生活
  • 视觉
  • 微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