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护理网临床
“长期护理险”参保人数超3800万 红色背景
日期:2018-01-01 12:20    来源:未知
长期护理险参保人数超3800万 红色背景 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取得阶段进展。人社部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参加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的人数已经超过3800万人,制度运行总体平稳,成效初步显现。 当前,多数试点地区的重度失能人员,少部分地区的中度失能人员
“长期护理险”参保人数超3800万   红色背景


  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取得阶段进展。人社部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参加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的人数已经超过3800万人,制度运行总体平稳,成效初步显现。

  当前,多数试点地区的重度失能人员,少部分地区的中度失能人员和失智人员都被纳入保障范围。

  “经过一年多探索,试点取得一些初步的经验,也提出很多亟待回答的问题,比如面对广泛的需求,怎样科学地界定长护险的覆盖范围,在社会援助、社会保险、商业保险、家庭责任等多种保障模式中,如何取舍、统和。”近日,在中国保险学会与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中国养老与健康保险50人论坛成立暨《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7》发布式”上,中国社会保险学会会长、原人社部副部长胡晓义说。

  试点地区酝酿变化

  老龄化不断加速,部分老人身体状况不佳,失去自理能力亟需照料,但对此投入人力、物力成本高昂,医疗保险无法全部涵盖。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因而成为多国的政策选择,即通过多元化筹资,用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为失能人员提供服务。

  2016年3月,“十三五”规划明确将“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三个月后,上海、南通、青岛、成都、广州等15个城市被列为试点,计划利用1-2年探索以社会互助共济的方式筹集资金,基金用于支持约70%符合规定的长期护理费用。

  《财经》记者梳理发现,在首批15个试点城市中,除重庆外都已出台具体的实施文件,并先后开始实施。

  试点时间过半,部分起步较早的城市已开始酝酿变革。比如,许多试点城市过去并非在全市的城镇、城乡老人中推行长护险制度,而是谨慎地选择部分地区率先推行。试点数月后,覆盖范围进一步拓展。

  12月26日,上海市人社局透露,2018年,上海将把覆盖范围从以前试点的徐汇、普陀、金山三区拓展到全市,年满60周岁的职工医保或居民医保参保人员可自主或委托他人提出享受护理险待遇的申请。居家或机构照护内容包含42个服务项目,涵盖基本生活照料和常用临床护理两类,如沐浴、协助进食或水、排泄和失禁的护理、生活自理能力训练等。

  由于长护险仰赖充足的护理资源,包括专业的护理人员、养老院和护理院等机构,在资源相对稀缺的农村地区推行长护险颇有难度,目前只有青岛等少数城市也在农村地区加以试点。

  南通推行长护险将满两年,在上述发布会上,南通市人社局副局长顾忠贤称,南通长护险以后的重点将逐步向农村拓展。

  如何广泛而有效地推开制度依然是一道难题。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铭来曾对《财经》记者表示,部分地区针对农村设计的“巡护”制度实施效果不佳,把农村人口委托给村医定期照料,很多村医本身不是专业医生,有的还经营副业,无法投入全部心力去护理老人。

  在发布式上,一些专家开始将新制度称为“长期照护险”,而非人社部政策中所称的“长期护理险”。两者的区别在于,前者注重生活中的日常照护,而后者更强调医疗护理服务。起步最早的青岛和长春等城市更偏向于医疗护理,而部分后起者,如南通、成都则将重点转向日常照料,两者都将“第六险”正式的名字定为“基本照护保险”,更多提供卫生清洁、饮食照料、排泄照料等。

  作为长护险试点“标杆”的青岛也在谋求转型。在发布式上,青岛市社会保险事业局护理保险与定点社区管理处处长张雅娟称,明年会将生活照料、康复训练、安宁疗护等服务纳入护理保障范围,其中生活照料重点以技术性较强的或家庭照料者不能独立完成的事项为主。同时,张雅娟告诉《财经》记者,过去的医疗护理内容不会缩减。

  从深层次看,基本照护与医疗护理的分歧是中国的医疗服务体系发展阶段所致。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博士后陈诚诚对《财经》记者解释,全过程的医养服务包括疾病预防、慢病管理、急症治疗、康复护理、长期护理、临终关怀数个环节,在康复护理等环节并不完善的情况下推进长护险,地方政府可能会因注重实用性而更强调医疗照护的部分,事实上,政府应该更重视老年人的实际需求。

  建设独立险种是趋势

  长期护理保险的核心包括三方面,即筹资、护理需求认定、护理保障给予,保障中包括支付现金和提供服务。

  在筹资方面,各地做法不尽相同。部分地区采取了个人缴费和从医保基金划转相结合的方式,也有地区拓展了其他渠道,如新疆石河子“划转部分福彩资金”的尝试。总体来看,各地的长护险基金均主要依托医保基金。

  “有些地方并没有把个人缴费作为筹资的来源,我认为这点不可取,个人应是健康的第一责任人。”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院长金维刚说,对社会保险,参保人应当承担法定的缴费义务和责任,个人必须缴费,如果现在不实行个人缴费,将来再实行起来会很困难,在最早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的荷兰,个人需缴费12%,比例非常高。

  金维刚称,长护险应当具有独立的操作机制,为实现长远发展,必须有独立的筹资机制,而不是像现在一样依附于医疗保险。

  南通的基本照护保险采取多元化筹资,基金由个人缴费、医保统筹基金划转、财政补贴等共同筹集。顾忠贤也认为,医保基金逐步退出护理险是大趋势。“长期护理保险相当于一棵幼苗,成长初期需要医保基金提供养分,等它独立筹资、成为独立险种后将逐步退出,减少支持。”他说。

  不过,在近两年减税降费、降低企业负担的大环境下,建设独立险种无疑面临障碍,若要设立新险种,增加企业和个人的缴费,相当于悖逆了宏观政策。

  对此,《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7》提出几条建议:为保持各项社保总费率不增加,可降低其他险种的费率,为长护险预留空间;长护险费率不宜过高,应控制在经济增速可承受的范围内;明确缴费对象,增加制度吸引力,扩大覆盖面。

  在由政府主导建立覆盖面广、筹资额度较低、提供基本保障的长护险之外,许多专家认为,同步建设商业补充险也十分重要。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执行研究员张盈华称,长护险是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之后才启动的唯一一项社会保险项目,应当作为多层次制度来建设。

  张盈华指出,商业补充险具体有三种做法,第一是由政府强制建设,如新加坡,但情况比较特殊;第二是由政府提供相应的税收优惠政策,这种做法在中国暂时效果有限;第三是由政府提供补贴,吸引更多人购买补充险。

  • 相关阅读
  • 本类最新
  • 时尚
  • 新闻
  • 生活
  • 视觉
  • 微爱
返回顶部